| 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搜索

峥嵘岁月:未能归队的革命兵士(王以太)

[复制链接]
往事平不如烟
6 天前 925 0 看全部


在我的童年记忆里,我家东边不远的邻居家门口,长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槐树,一到夏天,门口坐满了乘凉避暑、歇晌聊天的四邻乡亲,天文地理,山南海北、婚丧嫁娶、儿女情长,无所不谈,不时的传出阵阵欢笑声,我们一群孩子,似懂非懂的边听边玩,那时是最欢乐的时光。

大槐树的主人叫王进宝,兄弟间排行老四,按家族辈分长我三辈,故我尊他四老太,胖墩墩的个头不高,说话明快响亮,精明干练,为人和善;其夫人身材瘦削,一双小脚走起路来,前后挪动,显得十分费力,我也叫她四老太。到老太这个辈分,不分男女,皆尊老太。老公俩相濡以沫,相亲相爱,与人和睦相处,于世无争。刚解放的时候,我才上小学,常见他从我家门口经过,边走边兴奋的和人谈论国家大好形势,我亲耳听他赞扬毛主席如何伟大,朱总司令如何能兵戈,还有陈毅、刘伯承怎样励害云云,我听后感到特别新鲜兴奋,在幼小的心灵里觉得这人不简单,知道的事真不少。后来我到外地上学接着工作后,见到他的机会就少了。听说他一个女儿出嫁后,夫人也去世了,剩下他弧身一人,仍顽强的生活下去,虽然在生产队成了“五包”养老户,但仍不肯闲着,还主动给生产队看场地,邦助晒棉花,夜里连家也不回,干脆就睡在堆放棉花的屋里,值起了”夜班”,并且有人常听到他在夜里睡不着觉的时候,一高兴就唱起歌来,有人调侃:“看人家过的,比有儿子的还幸福呢。”他能不高兴吗?直到本年我才听说他不仅仅是生产队的“五包户,”并且还是个曾经抗过枪的革命兵士呢。在今天新社会的太平盛世里,过上了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他能不知足而长乐吗?

王进宝白叟1809年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里,在八集镇王庄村浓厚的革命氛围里,逐步成长为一名不怕流血牺牲的革命兵士,1943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党的培养教育下,经风雨见世面,积极参加党的各项革命活动,开展地下斗争,为民族的抗战伟业作出了本身的贡献,为家乡人民的解放立下了功劳,曾先后担任过朱山乡、白马乡、太平乡的乡长、乡指导员,积极开展武装斗争、减租减息活动,在我党的地下斗争中建功立业,为革命做出了宝贵贡献。为了扩大革命队伍,他介绍了王进元(后来牺牲)烈士参加革命并介绍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又介绍同村的王树元加入了党组织。王树元积极上进,逐步成长为党和国家干部,解放后在云南省工作,任某部门领导。文化大革命中,云南造反派曾专门来人落实王树元的入党问题,当造反派见到王进宝这位革命白叟,知道他就是王树元的入党介绍人时,情不自禁的向这位白叟致敬,表示由衷的敬佩,这是后话。

再说正当革命事业蓬勃发展,武装力量不竭壮大的时候,国民党反动派不甘心本身的失败,图穷匕首见,撕下了“国共合作、和平建国”的伪装,举起屠刀向共产党杀来,一九四六年挑起了全面内战。“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为了人民的胜利,为了革命事业,我党针锋相对,沉着应战,为了集中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握紧拳头打击反动武装,我军采取了战略收缩,我睢邳铜地下党政组织开始了跨过运河,向北、向山东滨海地区撤退的行动,名曰”北撤”。我们那里习惯的叫“东撤”,党组织在运河东岸马庄召开了“北撤”的动员安排会议,王进宝积极响应执行和落实这次会议精神,采取各种办法开始行动,集体的、个人的各自为战,投亲奔友,因人因地制宜,不分形式地分头向山东撤去。王进宝同志也立即行动起来,夫人不肯留下,也坚决随夫出征,于是他们夫妇二人不怕艰难险阻,顽强的问前走去,但由于夫人脚小,走路迟缓,加之连续行动,一个小脚女人哪里吃得消,只好慢慢前行。再说国民党反动派的还乡团、地主武装此时也趁虚而入,杀气腾腾的向老区扑来,他们残酷的反攻倒算,扑杀我革命兵士,清算我胜利成果,把本来光明的解放区弄得鸡犬不宁、一片暗中。这时王进宝夫妇已撤离老家王庄村,行走在”东撤”的路上,一天正走之间,忽然碰到一群还乡团的黑狗子,他们像幽灵一样在乡间游荡,当看到王进宝夫妇时,顿时起了疑心,恶狠狠的上前盘问,一听口音又是外地人,哪有一个小脚女人,能走这么远的路呢?疑心更重,顿将他们夫妇扣了起来,还乡团反共坚决、立功心切,哪里轻信他们夫妻的辯解,立即将夫妻俩关进了设在邳城的邳县监狱,从此他们失去了自由,中止了”北撤”山东的行动,也从此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

在当时黑云压城一片混乱的情况下,王进宝夫妻被扑的消息传到了老家王庄村,引起了老家人的震惊和难过,他们没有束手待毙,侄儿王爱珠立即行动起来,四处打探消息,寻找各种关系和门路,想方设法来营救亲人,当听说本身的四叔在狱中并未表露党员身份,敌人正拿他一筹末展的时候,更觉有拯救的机会,便拜托亲友,利用黑官员唯利是图的本性,硬是用金钱打通了层层关卡,反动县官拿不到他干革命的口供和证据,于是为了钱,并且也惧怕共产党一旦胜利会找他们算账,只好就坡下驴,按其一般难民处理,释放了他们夫妇二人。

出了监狱,在家乡是无法生活下去了,于是连夜跑到宝穴县二姐家躲了起来,但在亲戚家终不是办法,为了长远打算,他二姐托人在宝穴县本地办了外出证明的手续。夫妻又逃亡南京,恰巧有本家弟兄王进华在南京做理发生意,但他没有理发技术,不能邦上忙,只好天天上街卖煎饼,以度过难关。随着我军武装力量的不竭发展壮大,形势急转直下,解放军打过了长江,全国很快将要解放。这时夫妻俩才敢回到家乡,但组织关係接不上了,只干了一段乡农会主任便没了下文。组织上只能证明其被扑前参加革命的事实和共产党员身份,而被扑后却无权威的证明材料,党有党的铁的纪律和规定,按照这种情况只能按脱党处理。这一难以证明的空档期也成了王进宝白叟的终生遗憾。但革命青春不老,好人自当长寿。白叟于1985年4月逝世,享年81岁。

王进宝白叟走了,门口的大槐树没有了。但白叟家的革命精神还在,白叟家的音容笑貌仍留人间,白叟家的革命故事,也和王庄村其它革命兵士的故事一样,一代又一代的传扬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往事平不如烟 当前离线
高级会员

查看:925 | 回复:0

关于我们  |   投诉受理  |   联系我们  |   Archiver  |  
免责声明:邳州信息网所有言论只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Copyright © 2009-2019 pzxxw.com 版权所有:邳州金银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苏公网安备 3203820200040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