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搜索

长篇词话:黄百韬之死第三回 | 作者 周绍俊

[复制链接]
湟喀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湟喀
3 天前 1075 0 看全部




小引
黑格尔曾经说过(为了避免平凡,尽量在貌似不伦不类的事物中,找出相关的特征,从而相隔最远的东西出人意料地组合在一起。)把流畅的语言写在同一格式中,要求合辙压韵,阅读时容易上口,看上去很工整。这种美感产生在词与话组合的不伦不类。这就是把语言写成文字的求异性。所以我就尝试把她著成二十五万多字的长篇词话。何为词话?就是用词儿说话,说出的话里有词儿,顺口而压韵,看着舒心读时有愉悦之感故称为词话。使其产生新的语境和诗意。究其根源不知归属?这可能就是创新吧!若能得到读者的认可,那就达到无理而妙的目的了。
这篇《黄百韬之死》的词话是我口述,由儿子周振华按照我的原话记录抄写出现错别字在所难免。共计二十五万三千四百四十字。分八十个章节,四万七千五百二十句。一万五千八百四十行,使用同音压韵的文字三万一千七百六十个。可见难度之大,显示此文与众不同。二十多万字同一格式一韵到底,而且每行同音二字填补了诗词空白。堪称古今笫一人!有幸发表于此,敬请诸位鉴赏。
本文选自《蝉噪轩词话》第七十五回创建文宝斋上。因我热爱和平不想战争!谨以此词话,献给淮海战役七十三周年。
辛丑之秋於加拿大卡尔加里


上一段,已经谈,准备吃掉七兵团。

没料他,走在先,及早撤退向西转。

他一走,不好办,他到徐州他脱险。

再去追,很困难,那一跑开上哪撵。

也该巧,是巧赶,赶上刘峙命令传。

叫停在,原地点,等待海州人相见。

接命令,难违反,下令停在原地点。

这一停,很麻烦,部队队伍在外边。

十月里,天又短,西北风吹气候寒。

打好捆,带子缠,重新解开再查看。

一桩桩,一件件,一样一样找一遍。

这个缺,那个欠,这个那个很麻烦。

乱套了,有怨言,正走叫停为哪般。

一行走,一行站,到底以谁说的算。

有人说,有人见,共军军队朝这赶。

咱不走,咱们憨,等人到来来打咱。

免不了,很难免,一场恶战在这战。

没办法,无法办,上司指示难违反。

有命令,没事干,不觉轻松人清闲。

黄百韬,犯了难,原来步骤被打乱。

等候人,人不见,见不着人离这远。

想打听,难打探,所以他打小算盘。

敌逼近,退路远,孤军在外有危险。

一声令,百事变,千军万马不动弹。

被耽误,被误耽,耽搁在此被搁浅。

有情报,已发现,共军军队朝这卷。

奔我来,很明显,我再不走再走难。

细分析,粗略看,一场大战恐难免。

不能打,得躲闪,抓紧离开这地点。

走不了,犯了难,上司命令难违反。

目前我,我目前,危机四伏很危险。

停在这,不安全,这可叫我怎么办。

明知道,没明言,争取尽量快走远。

不让走,走不管,管理部门人有权。

上头令,遵照办,只好停在原地点。

为等人,熬时间,时间紧张人熬煎。

先遣队,往回返,回报沿途路不宽。

村庄多,多农田,田头地边有沟坎。

去前方,在前面,前头号房无房间。

大运河,水不浅,河水很深没渡船。

别无路,无法选,铁路桥窄缝隙闪。

知道了,再去探,电话打给司令官。

刘司令,我焕然,感谢给我添人员。

栽培我,恩如山,不辜负你对我偏。

我现在,瓦窑站,遵照你的指示办。

人到齐,向西返,归你麾下效马犬。

时间紧,路程远,负荷载重行动缓。

为尽快,不拖延,早到你那把名点。

过运河,没有船,铁路铁桥不方便。

人太多,十几万,过桥桥窄过人慢。

最好是,在水面,架设浮桥能提前。

我自己,无法办,缺少物资没经验。

设备少,工具欠,工兵工程不完善。

事务多,没时间,军中临时没现款。

技术差,缺人员,请求总座多支援。

能给我,把桥建,待我黄某有恩典。

刘峙他,拍胸坎,此事由我来包揽。

桥的事,我来办,马上派人到邳县。

工程兵,都得闲,现在就去还不晚。

我派人,人去看,给你能省大些钱。

你报表,字我签,款到你手你随便。

架好桥,行方便,你等人到朝这赶。

赶来到,到这咱,咱们共同担重担。

谢司令,为了俺,感恩戴德记心间。

我争取,时间短,最多不过三两天。

请问句,我冒犯,他们何时到这边。

催一催,赶快赶,抓紧尽量能提前。

我知道,不会晚,已经催他好几遍。

早开始,动手搬,可能物品太零乱。

带东西,走地慢,这种情况情可原。

等等吧,候候看,今天不到到明天。

他们到,你接管,接管时候人清点。

清点清,单列单,列个清单给我看。

到月底,好拨款,我好提前作预算。

好好好,听召唤,我们在这等见面。

瓦窑堡,等到晚,焦急等待眼望穿。

望不着,看不见,不知他们到哪点。

走不宁,坐不安,心都提到嗓子眼。

不由人,人心悬,悬心吊胆心不安。

一整夜,没合眼,思前想后很危险。

仿佛是,能听见,四面楚歌在四面。

感觉着,有预感,大战将近有大战。

乱翻身,身乱翻,翻来覆去难入眠。

看看表,到几点,巴望天明能提前。

如火燎,似油煎,担心就像揪心般。

伸着头,向东看,嘴里祷告快一点。

最宝贵,是时间,不到徐州不安全。

等候人,人不见,呆这不动出麻烦。

到徐州,路程远,沿途之中不乐观。

感觉到,到目前,前所未有有隐患。

来情报,报不断,断定共军已出现。

而且是,大兵团,铺天盖地朝这赶。

估计有,有恶战,战事吃紧紧迫感。

感觉到,到跟前,前来找我七兵团。

这一回,不一般,一场大战难避免。

得尽快,抢时间,走在共军到来前。

不让走,干瞪眼,原地待命耗时间。

人没来,看不见,见不着人人抱怨。

来不来,咱走咱,等他干嘛把他盼。

这伙人,让人烦,到哪不招人喜欢。

四十四,人四川,川军妨主有传言。

丧门星,太讨厌,因为等他耽误咱。

来懒人,人学懒,懒惰成性成懒汉。

图吃喝,好赌钱,害怕受到他传染。

盲拿勺,锅台站,他来跟咱瞎搅拌。

咱不走,账谁算,丢了西瓜芝麻捡。

耽误事,谁承担,不然早就走多远。

临时的,现改编,管他什么怎么管。

乍合群,不入栏,没有笼套没有鞍。

他一来,分两边,井水把咱河水犯。

他出事,人找咱,坏咱名声咱们冤。

黄百韬,不让谈,军务大事少插言。

虽然他,把人劝,他比旁人眼更尖。

心里疼,把脉攥,急病遇个郎中慢。

燥死人,人发烦,等人耽误耗时间。

走不行,停有险,腚底如同坐针毡。

神不定,心不安,搓手顿脚团团转。

煎熬人,人熬煎,在这度日如度年。

望不着,瞅不见,究竟不知为哪般。

派人迎,叫人看,差人打听去打探。

形势紧,没时间,岌岌可危太危险。

从海州,经牛山,过了洪庄到这边。

河不过,山不翻,怎么弄的弄么慢。

误大事,事被耽,因小失大不划算。

瞅着表,把钟看,不时抬头望望天。

问徐州,怎么办,徐州命令不改变。

在询问,在催赶,一遍一遍又一遍。

啥时到,到这边,到这时间啥时间。

干急燥,淌急汗,生气拽掉电话线。

气鼓鼓,团团转,再去去迎再打探。

不能等,走不管,在这不能再拖延。

说来人,人没见,见不着人人不安。

不让动,停有险,来人不来走不敢。

南京催,快一点,徐州还叫等等看。

听谁的,无法选,两下下边不能篡。

刘峙他,非等闲,剿总司令有实权。

字经扶,家吉安,幼小时命运多蹇。

父早丧,母多难,深知知识要花钱。

学生军,反过袁,军官学校被解散。

下广州,时运转,遇到贵人岑春煊。

他赏识,他推荐,陈炯明下为副官。

反桂系,他叛变,有幸认识孙中山。

先开始,早在先,黄埔军校为教官。

讨伐陈,流过汗,东征平定刘震寰。

驻广州,中山舰,忠实忠于蒋委员。

他按照,指示办,怎么安排怎么干。

北伐时,入湖南,打孙传芳功劳建。

攻上海,打昆山,蒋桂战争冲在前。

随老蒋,偎身边,唯命是从样不变。

守长江,捣武汉,带兵打过阎锡山。

平唐军,攻确山,中原大战战中原。

他打败,石有三,围剿走马鄂豫皖。

老头子,他出面,新集改为经扶县。

省主席,做河南,张杨部队他收编。

败几次,没遭贬,该干什么继续干。

打败仗,照升官,上升高升升不断。

五虎将,排在前,八大金刚列其间。

很吃香,有头脸,一般比他不沾边。

被誉为,福将官,福星高照令人羡。

虽无能,有心眼,头上罩着大红伞。

有福气,福不浅,权威威力力量添。

这个人,有人缘,玩弄权术人会玩。

人有人,钱有钱,人不吃亏钱不嫌。

会讨好,势利眼,八面玲珑故装憨。

他有句,口头禅,校长咋说我咋办。

莽一望,很和善,笑眯眯的眯着眼。

实际他,不一般,拉着大旗把身笘。

动不动,问上面,他的背后有靠山。

坐徐州,掌兵权,他一跺脚四门颤。

手下人,八十万,他在他的一亩三。

他命令,难违反,害怕他给小鞋穿。

听安排,照章办,只好在这干瞪眼。

不敢走,走不敢,不敢再问怕翻脸。

心上火,火上窜,急火攻心心不安。

等不来,来太慢,见不着人人不见。

十万人,露候眼,一直等到第二天。

晌午西,下傍晚,四十四军才出现。

黄百韬,众官员,朝东迎接迎多远。

再一望,才看见,一看这样让人烦。

慢悠悠,悠悠慢,姗姗来迟仍姗姗。

乱哄哄,哄哄乱,乱乱哄哄难分辨。

来的人,多方面,看样得有好几万。

前头兵,走在前,商贾学生在其间。

各部门,各机关,政府迁移众官员。

有伙计,有老板,还有公差押罪犯。

富贵家,带家眷,雇着保镖用丫环。

坐着轿,车子赶,携家带口女和男。

挑行李,包袱卷,藏金掖银裹细软。

当兵的,推着盐,拉着盐车号子喊。

杠子抬,挑子担,车前马后袋子满。

都热的,一头汗,小褂溻湿汗不干。

挨着累,还扬言,说是奉命李延年。

打䞍工,不挣钱,捎到徐州司令验。

这些货,有来源,刘峙司令等着俺。

接下来,看下面,下面故事在下篇。

另附{蝉噪轩词话}目录

自序 3

一 开篇 42 二 腊八舍粥 82

三 逢年过节 117 四 老行当 156

五 放生 183 六 神嬷嬷 214

七 听瞎腔 240 八 赶会(上中下) 278

九 大跃进 402 十 看青 431

十一 扒河 452 十二 地屋子 483

十三 玩 512 十四 饿死人 547

十五 祭母谣 568 十六 一个人 619

十七 耕读学校 672 十八 领月饼 699

十九 大队部 712 二十 大脚嫂子 742

二十一 送房 776 二十二 改供应本 834

二十三 园屋子 856 二十四 造反 874

二十五 看戏 907 二十六 赌 941

二十七 逃荒 969 二十八 蹲学习班 1002

二十九 谈对象 1024 三十 逃婚 978

三十一 砀山相会 1013 三十二 拆屋卖棒 1035

三十三 外流 1056 三十四 安家 1090

三十五 要饭 1118 三十六 祭父 1157

三十七 添人口 1172 三十八 拿嫁妆 1191

三十九 打石蛋 1207 四十 认师傅 1219

四十一 闯江湖 1257 四十二 砸场子 1274

四十三 小煤窑 1291 四十四 十八天(上下) 1327

四十五 防震 1405 四十六 市管会 1432

四十七 游河工 1468 四十八 宣传队 1495

四十九 批斗 1528 五十 说老书 1584

五十一 分地 1609 五十二 艺人大会 1628

五十三 运河书场 1669 五十四 盖屋(上下) 1720

五十五 文代会 1773 五十六 万元户 1799

五十七 俺这行 1813 五十八 当大总 1837

五十九 陪客 1856 六十 会演 1885

六十一 教师节 1902 六十二 夺魁 1923

六十三 哭灵棚 1985 六十四 纠纷 2005

六十五 进城 2038 六十六 私访 2057

六十七 改行(上下) 2078 六十八 列车上 2136

六十九 集邮 2167 七十 钱币展览 2193

七十一 计划生育 2214 七十二 陷阱 2238

七十三 一张废邮票 2269 七十四 文章发表 2287

七十五 创建文宝斋(上中下) 2326 七十六 搬迁风波 2658

七十七 研易 2708 七十八 防非典 3114

七十九 送祝米 3154 八十 尾声 3411

跋 3569 附一 361



作者简介
周绍俊,笔名牛文,号云鹤闲人。己丑年生于江苏邳州。幼年聪颖,但是命运多蹇。为活生投师学艺,为生活浪迹江湖。长期在城乡矿区演说评词。深受苏鲁豫皖广大听众所追捧喜爱。
发表过《海瑞执法》、《刀光剑影》及《列车之战》等多部脍炙人口的评词书目。中长篇书目多次荣获县,市,省创作表演最高奖。传承传统,创立创新,另辟蹊径,卓有成就。八零年出席省文代会,当选为中国曲艺家协会江苏分会理事。出席省曲代会,任邳州市曲协主席。出席全国新书目座谈会,研讨会。参加三州书会等重大演出活动。
邳州市七、八、九、十、十一届政协委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华易经研究会研究员。名列《中国当代文艺名人辞典》及[世界华人文学艺术界名人录]
《剿匪记》,《江湖剑侠》等书目在电台电视台专题播放。所创作的《童林后传》书目及表演专长载入国家《曲艺志》。
善经营,喜收藏,九零年创办文宝斋,室名蝉噪轩,现在移居加拿大。利用业余时间挖掘整理创作书目近千万字,其中二十五万多字的(黄百韬之死)在文学史上属于第一次出现。
对十三辙韵的使用怀有独门绝技。《蝉噪轩词话》八十回一百七十多万字一韵到底实属首创,可谓空前绝后,堪称世界之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湟喀 当前离线
新手上路

查看:1075 | 回复:0

关于我们  |   投诉受理  |   联系我们  |   Archiver  |  
免责声明:邳州信息网所有言论只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Copyright © 2009-2022 pzxxw.com 版权所有:邳州金银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苏公网安备 3203820200040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