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搜索

三次停车经历:孬人毕竟极少,世上还是好人占多数 | 黄海生

[复制链接]
罗天光 发表于 2021-9-11 07: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罗天光
2021-9-11 07:22:22 2299 0 看全部




我是跑业务的,常开车,车和我形影不离。我有个习惯,就是吃过中午饭,总是要躺在车里迷了一会,打个盹儿。找个避静的地方非常重要。冬天还好找,只要有太阳照射暖和就行。但夏天就很麻烦,得找个避荫凉快通风的地方。
有几次停车睡午觉,搞得我挺闹心!至今记忆犹新。记得,前年夏天是刚入伏,白日悬空,燥热难忍。在小饭馆吃碗冷面,喝了一瓶冰镇汽水后,开车就在附近转悠着找荫凉地。还好!找到一个偏僻的商铺小街,生意萧条。发现一个铺子门前有空地,回门朝北,避荫。我车头对着这一间屋子的卷帘门,门是紧闭的,顶上的门头处没有招牌,说明不是个店铺。心里庆幸!真是个好地方。于是停车熄火,开始满意地打起瞌睡。正在睡的朦胧中,听到卷帘门被打开的“哗哗”震耳声。睁眼一看,果然是对面的卷帘门已经升到有一人高。我好奇地扫瞄了一下室内,两间屋,几乎没有东西,只要码起三五网袋大蒜,还有几个空着的装复合肥、尿素袋零星散乱地上。
这时,从屋里面出来一个皮肤黝黑矮小个头的年轻女人推着电动车要出门。我忙伸出头来,说,不好意思了!车碍事吗?女人瞟了我一眼,漫不经心地回复,不碍事!话罢,卷帘门自动落下,是电动遥控的卷帘门。一转眼,女人骑车走了。我就继续合上眼皮睡觉。不大一会儿,卷帘门再次“哗哗”响起了,我再次被惊醒,眯醒着眼看到了还是那个矮个女人,好像办完事,回来了。她猫身进屋后卷帘门“哗哗”落下,上锁,无声。我也没有理会,只是眼皮随着卷帘门抬起落下后,就再次进入朦胧的梦乡……
正在熟睡中,听见有人敲车门喊我,声音很大,被惊醒,看到高矮不一穿保安服的两个小伙子靠近车身,从身着的制服判断是当地治安队员。
其中一高个子瘦长脸型,额头上有十分醒目的两大黑痣,首先开口,嘴里喷出辛辣恶心的蒜味,很严厉地问,我们早就在不远处关注你好久了,你是干什么的?
我回答,跑业务搞销售的。
瘦高个子接着问,来这里做什么?
我回复,中午到下午两点半前,客户都在午休,不便前去拜访,趁这会儿迷糊觉。
瘦高个子再问,把你的驾驶证和行车证拿出来。
我从方向盘的左下角的小内置洞里把这两证拿给他。
他一边仔细地翻看,一边嘴里还嘟噜一句,哦!P城镇的,家不远不远啊!合上证件就递给我。
另一个矮胖个子圆盘脸,脸上布满粉刺,黑呼着脸,说,把后备箱打开检查一下。
我就下车开了后备箱,里面几乎没有东西,只有几本跑业务的内部宣传资料。
我就好奇地问,你们要找什么?
他俩你一言我一语地告诉我,最近我们辖区里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几起入室盗窃案,盗贼很是狡猾,作案不留痕迹,而且来去无踪。凡是外地来的都是嫌疑。我们这是检查你的后备箱里是不是有尖刀,螺丝刀,铁锤,断线钳类的作案工具。
两个小保安可能是看我戴着副近视镜,穿着打扮干净利落,说话又慢里斯条,而且十分配合。感觉我这人不像贼,但好像又大失所望,心不甘!临走,又不耐烦地警告一句,没事就不要到我们这里瞎跑胡落的。
我心理纳闷了,自个没有能耐,逮不着小偷,还赖我来你们地盘了,这是什么无厘头逻辑?又一想,他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还径直来检查我?难道是出来进去的矮个女人举报?我起初问过她,车碍事吗?如果碍事就开走,她说不碍事,是想稳住我,好告发我拖延时间。真是人心隔肚皮,脸黑难道心也黑啊!算了,添堵,离开这个窝囊地。
还有一次,看到一个路边的门向着北的两层小楼,有六间屋,挨边一间挂着村委会的牌子。门头招牌有五间屋长,红底仿宋体大白字:XX蒜业贸易有限公司,招眼,高大,醒目。旁边的村部招牌倒成了参照物陪衬。村委会也得搞创收,搞经济呀!把大部分门面房租赁出去,租金一定不菲。五间屋的卷帘门紧闭,有几辆电动车胡乱停放。我把车挤进去,横着停靠在其中一间屋门口。但又感觉太靠门,不妥当,毕竟人家是做买卖的。刚想启动再挪动一下位置,这时开来了一辆两箱的白色轿车停在我的车头前,司机是个穿连衣裙的高个女人,黄发披肩,迈着模特步急匆匆的锁车门走开了。我无奈了!怎么这么巧啊?车的左边早停一辆车,看来是挪不动了。正是中午,在车里歪一会儿,休息一会吧!
因为距离路边不远,车来车往的声音嘈杂,不习惯,我处在半睡半醒状态。正在迷糊着,听到卷帘门开了,惊醒,看到屋内黑灯瞎火站着一男一女,男女都是体格健壮如牛犊一般。
女的看了我车堵门,情绪有所不满地,问,怎么把车停在门口?我忙解释,原本想朝前挪开一下,不想来了前面这个白车,挡住了!司机下车匆忙离开,老会了,也没回来。
女的有些不耐烦地,命令的口吻,赶紧开走,碍事儿,我要骑电动车出去。
我看到女人满脸横肉说话唾沫星子乱飞,表情鄙视傲慢。壮男没说话,但面部表情也是不太高兴。
我赶紧赔笑脸,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碍着您事了,我这就把车开走。
于是就慢慢地躲着前面的车,从所余不多的空隙中慢慢地开了出去,离开。
心理很不是滋味儿!怎么净遇到这么个怪事?心想着,难道是我开的是国产车,不上档次?如果是豪华的奔驰,宝马,奥迪,法拉利会怎样呢?或许会得到截然不同待见,也许是羡慕嫉妒恨,阿谀奉承。
今天午饭之后,在城里的某一小区大门的左前旁,我看见有一颗大榆树底下划了个停车位,赶忙把车开过去,树荫低下,凉快。看了一小会儿手机,就迷糊起来……
隐约听到俩人说话,这个车怎么停在这儿,不好下象棋了。
“咚咚咚”,有人敲车门。
一个穿黑短衫的,年纪在六十多岁的黑黄参半脸的男人,灰上衣掖在黑裤腰里,像个退休的小干部。他开口说,把你的车开到挨边的这个车的左边,有地方停车,我们要在这里下象棋。我伸头一看,挨着的黑车的左边的确有空地,就启动倒车出库,开到空地一看,没有划车位,是个进出口。
就对着黑黄脸,说,这不是车位,还是进出口,你怎么说能停车呢?
黑黄脸皮笑肉不笑,眯着狡黠的小眼睛轻蔑地说,你在车里睡觉,开哪里都能睡。
我有点不高兴了,就说,那个停车位是你家的?
黑黄脸说,不是我家的,但我们得在这儿下象棋。
我看跟他下棋的戴白色礼帽老头就是小区看门的,酷热天时在大榆树前卖汽水和雪糕。脑海中顿时出现“地头蛇”三个字,就加点油门,离开。
以上的三次停车经历,搞得我莫名其妙,现在的人是怎么了?如此的不友好,防人警觉心太重,不待见人,尤其是不待见外路来的人,耍欺诈手段糊弄人,他们把自个像蜗牛一样包裹的不见光似的。
听说心里有鬼的人,看谁都是鬼。心里阴暗,不能见光,见光必不适应 ,看来一点不假啊!当然,也不能一慨而论,孬人毕竟极少,世上还是好人占多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罗天光 当前离线
初级会员

查看:2299 | 回复:0

关于我们  |   投诉受理  |   联系我们  |   Archiver  |  
免责声明:邳州信息网所有言论只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Copyright © 2009-2020 pzxxw.com 版权所有:邳州金银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苏公网安备 3203820200040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