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搜索

浮生四记:闺中记乐、坎坷记愁、闲情记趣、浪游记快 | 李修运

[复制链接]
諾篱hy 发表于 2020-6-30 12:2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諾篱hy
2020-6-30 12:29:22 1158 0 看全部


一、闺中记乐

元稹说:“贫贱夫妻百事哀”,结婚三十二年,我们俩经济窘迫时,可为了钱吵过架?吵架是有的,不为钱。我对生活一向要求甚低,粗茶淡饭裹腹即可,粗布大缯遮体即可,茅屋不露一床即可;所以从不为钱吵架,面子是要的,人情来往确保往大于来。因为人欠我,我痛快;我欠人,不自在。我老岳母是个老工人,曾对我说:“切记不要因为钱闹别扭,缺了,我给。”她对我支持巨大,不再赘述。

我们属于典型的柴米夫妻。多少年不曾宽裕过,都是紧巴巴的。由于规划在前,勉强过得去。先为自己的住房节衣缩食,后为孩子的住房殚精竭虑,我们爷儿俩都有房贷,其中苦乐只有自己心知肚明。

妻子从不描眉画凤,朴实无华如田野里一棵草,一朵牵牛花,一颗默默无闻的枣树或榆树;特别像巴根草,俯身地上,神气坦然,不急不躁。一瓶大宝我们俩涂抹一年,并不觉得有愧于脸。腹有诗书气自华,只要精神充实,从不觉得口体之奉不若于人啊。

她的节俭很为人称道。我的内衣破绽了扔了可惜,她就帮我补,补丁周吴郑王的,袜子也是,坏了后跟弃之可惜,“谁看得出你的内衣打过补丁?”是啊,内衣很少有展示机会。灯下,她低着头补着,偶尔把针尖往头发里蹭蹭,我看见她也有白发了。跟了我这许多年,风风雨雨的,我为家中长子,许多事情要照顾到,她从来不做计较,默默支持着我。想到这里,我眼睛不由得湿润了。

二、坎坷记愁

现在想来,坎坷颇多,磕磕绊绊的,当时愁得山重水复疑无路,现在想来,轻若浮云啊,为何当时就过不去那道坎?

刘震云小说《塔埔》,其中补习的经历,我深有体会。补习有双重压力,一是低人一等,那些应届生看你的目光,就是俗话说的“红眼绿眼”,自己的心思也很重,压力山大。二是特惧怕考不上,退回农村,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艰辛、隐忍、欺压、讽刺、无奈,并不像电影《人生》里的那样有诗意;你考不取,家里难以盖上三间浑青瓦房,哪个姑娘也不会跟你。爱情?古来秦晋事,门第第一桩。在农村,许多能人都服软了。老百姓说,不怕你能,车袢往你头上一套,繁重农活治得你筋断,能也不能啦。我常常在梦中被自己吓醒,现在说来搞笑,那岂是“不堪回首”四个字能概括得了的?

工作了,依然烦恼多多。你是从农村上来的,那些“准”城里人,话中有话得欺负你,你只能忍着。好事没有你的,出力动脑的事体倒干了不少。还不能有怨言;有怨言说你不谦虚。每逢好事来了你靠边站,因为你没有后台,囊中也羞涩。唯才是举?有的,能轮到你吗?我认为你是才吗?即便轮到了你,领导举还是不举,破费一番思量。打招呼的要举,送礼的要举.......,渐渐,我历练得肉厚皮糙不在乎了。

正当我心灰意冷时,换了领导,于壮年壮志仍未酬的尴尬年龄提拔了我。不管怎么说,也是亡羊补牢,犹未为晚。我要感激人家一辈子。

三十年来坎坷多,小坎不提大坎懒得说。还是不说也罢,举目世间,哪个不历经许多周折?

三、闲情记趣

我一不养花,二不遛鸟。我没那个闲工夫。除了家长里短处理好以后,我就看书。别人觉得看书没用,我认为看书可得大自在,书中人物或哀怨,或壮烈,或柔情,或阴郁,或回肠荡气纵横捭阖,或化百炼钢为绕指柔,都真真切切。所以说,书本,不欺负我啊。三十年来家国,我大约读了数千册书。妻子说,“没见你比别人多挣一个毛疙子。”我只好安慰自己,“读书的境界岂是毛疙子能衡量的?”书提高了我的境界。还是和张三李四吃一样的饭,我看问题比张三李四透彻了,超脱了,不争了。

我读张岱散文,我就变成了一艘夜航船。我读贾平凹,我就成了庄之蝶。我读《红高粱》,就成了“我爷爷”,又能喝酒又能爱。我读

余秋雨散文,我就漫游了整个世界。其中乐趣,不足与外人道也。

另外一个乐趣:闲来约三五知己,小酌一杯,叙叙友情。“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时候喝酒绝不将就了。吹牛的,好利的,攀附的,踩低的,一律不理睬了。第一次遇见这等角色,记住了,下次逃之夭夭。什么年龄了,自己不再矫情,也看不得别人装腔作势。

四、浪游记快

有人说,老了经常出去走走。谁都知道有道理。一是钱要充足,二要时间充足;否则,背着煎饼卷,穷游,能乐在其中也好。

我没出过国,是憾事。将来有没有机会,看造化。徐霞客能边走边看边写,是他的福气,他出身大家,那时生活节奏也慢,他就能够悠哉游哉,著书立说。工作时我不能,肩挑一家老小,柴米油盐酱醋茶。退居二线有时间了,又觉得全世界大多都是人造风景,既糟蹋银两,又浪费时间,不值得。

九五年去了泰山。领略了孔子登泰山而小鲁的襟怀,也体会了杜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境界。九九年去了云南边陲,看到了与大汉族迥异的少数民族风光。2006年去了台湾,那时的台湾和扬州情况相仿佛。一个导游,大学毕业再当三年兵,想攒钱娶老婆都要三十七八。我庆幸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

有个计划,到中国版图的东、西、南、北最远处看看,一年一个地方,不跟团,就夫妻俩,就像俗话说的,云雀衔个枣儿,哪儿黑就哪儿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諾篱hy 当前离线
中级会员

查看:1158 | 回复:0

关于我们  |   投诉受理  |   联系我们  |   Archiver  |  
免责声明:邳州信息网所有言论只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Copyright © 2009-2020 pzxxw.com 版权所有:邳州金银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苏公网安备 3203820200040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