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搜索

《铁马金河——老兵传奇》第一章2:情敌陷阱(作者 耿家强)

[复制链接]
好吧小嘿 发表于 2021-6-10 16:4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好吧小嘿
2021-6-10 16:46:46 3672 0 看全部


方忠武从洞房逃走的原因有三,一是他与纪红有个“婚礼后私奔”的约定――方忠武不同意这门亲事是不行的,他绝对不能违拗已至古稀之年的老祖母之命。而婚礼前几天,家中看得太紧,方忠武想逃走是不可能的。二是由于在举行婚礼那一天,方明偷偷告诉方忠武一个秘密:汤府和刘府过从甚密,听说,是汤义才说动方老太太和刘文辉,促成方忠武和刘娴的婚姻的。方忠武想,这不奇怪,汤义才早就想拆散“我和纪红”,因为他本就垂涎于纪红。哼,我不能让汤义才的阴谋得逞。三是由于新娘刘娴的个性。


方老太太十分纳闷。
在方府,方化仁和朱美萍都是研究学问的书呆子,家庭处处事事都是她这个老太太当家,她是方府的绝对权威。她信佛,是个大善人,每日搭经堂,挂观音像,念经,也叫方忠武跟着念;她常做善事,冬日向无衣穿的穷人施衣,夏日向饥渴难当的穷人施以茶水,给半途遭难的路人赠送盘缠——善良的她,当然关心孙子的婚姻大事,她是绝不会把她的大孙子往火坑里推的――原来,她本人就是刘家的人,自古刘家和方家是世代亲戚,由于方家祖上比刘家富裕,刘家姑娘嫁给方家已成定例。眼下刘家赫然兴起,方家却败落了,但刘家按祖例和方家结亲,不也是顺礼成章的事吗!
可是,这孩子居然不知好歹,新婚之夜竟从洞房出走,实在是太不懂事了。


本来方忠武,就不认识这位刘娴小姐,与刘娴入了洞房之后,方忠武当然局促不安,不知如何是好,他像个木头人似地站在一旁。这时,新娘急了,大吼一声:“过来!”
方忠武忙跑了过去。还是愣愣地站着。
“该干啥子,你不懂啊?”
新娘急了,又吼了起来。
“我,我……”
新娘一把自己掀开了红盖头。
方忠武吓了一跳。
这陌生的新娘弯眉,细眼,胖乎乎,不怎么秀气,而且眼下面带怒气,横眉立目,跟个母夜叉一样。
这,我方忠武怎么能和这么个人过日子呀!
方忠武下了决心,转身就走。
新娘愣住了。
她等待着新郎回来。


新娘刘娴没想到方忠武这么不善解人意。
本来,刘娴对方忠武也是一点印象也没有,叔叔说方忠武温柔敦厚,知书达礼,是个好丈夫。她还不以为然。心中埋怨叔父不事先征求她的意见,就擅自决定了。叔叔说,人家是四川大学的高材生,聪明过人,将来前途无量,你不要摆大小姐架子,人家指不定看不看得上你呢!她这才不吭声。
后来,刘娴惭惭知道,这四川大学是中国最早创办的几所大学之一。现任校长是投身“四川保路运动”、揭开辛亥革命序幕、领导讨伐袁世凯、曾任过四川省省长的赫赫有名的张澜先生。叔叔还告诉她,方忠武临毕业前,在校长张澜的推荐下,参加过国民政府主席、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主办的“峨嵋山军官训练团”,这可是个能出人头地的好机会呢——关于这个“峨嵋山军官训练团”,刘娴比叔叔知道的还多,因为她有一个叫张光甫的“好朋友”,张光甫的弟弟张灵甫就在这个“峨嵋山军官训练团”受过训。
而这位张灵甫先生,原名张宗灵,1903年生于陕西长安县,曾为胡宗南第1军的团长。本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却因1933年在长安古城枪杀其妻“川妹子”吴海兰,成了“新闻人物”——对此,刘娴义愤填赝,这张宗灵太混蛋了,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川妹子呢!
后来,吴家锲而不舍,一直闹到张学良的夫人于凤至那儿,于凤至找姐们儿宋美龄。宋美龄又一家伙就捅给了老蒋。老蒋一听很生气,给判了十年徒刑,进了南京的模范监狱——刘娴评论:活该!
但实际上,张宗灵被关了一年多,便由国民革命军第51师师长王耀武少将担保释放,他感激涕零,决定改名,怎么改呢?想起哥哥叫张光甫,于是顺着哥哥的“甫”字,改名“张灵甫”,以示痛改前非。后来,王耀武又让他以“张灵甫”的名义,进了蒋介石主办的“峨嵋山军官训练团”,使他又有了再一步高升的机会——刘娴觉得,实在太便宜这小子了!总觉得有点不解气!
好,有一个人给刘娴解气了,这个人就是方忠武。同在“峨嵋山军官训练团”受训的方忠武,一直瞧不起这个比他大13岁的“一介武夫”张灵甫;而这张灵甫却很傲,又十分瞧不起川军。为此,方忠武和张灵甫在峨嵋山军官训练团进行过一次大辩论,结果是张灵甫输了,作为四川人的刘娴感到很高兴。
这使刘娴对方忠武有了一点好印象。
刘娴又听说,这方忠武才华横溢,雄心勃勃,年轻有为,既得张澜青睐,还在峨嵋山军官训练团受到蒋介石的表扬——因此,这方忠武虽然出身寒微,却被叔叔看中,刘娴小姐也就认了。
后来,叔叔又找个机会,让刘娴观察了一下方忠武,果然浓眉大眼,魁梧结实,英俊潇洒。于是印象极佳,四川人多小矮个儿,方忠武却是一米八左右的大高个儿,她刘娴怎么能不动心呢。
于是,刘娴开始庆幸自己嫁了一个好丈夫。


然而,新郎方忠武并没有回来。
难道新郎逃走了?不会吧?自己虽然富态点,但弯眉细眼,细皮嫩肉,相貌并不丑呀!
逃走?这方忠武,新婚之夜能演这么一出吗!
唉,想不到这方忠武不懂风情,比自己的“好朋友”张光甫差远了。刘娴想起了张光甫对自己的温柔体贴——
新郎还是没有回房。
这下子刘娴才慌了。
咳,这是什么对什么呀,今天是新婚之夜,新郎居然逃走,我这个当新娘的实在是太丢脸了,刘娴“哇哇”地大哭起来。
哭了一会,刘娴又想,这次方忠武的出走,我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新婚之夜,妻子怎么可以这样粗鲁地对待丈夫呢,唉,全怨我自己太莽撞了,丈夫回来之后,我一定要好好地对待他,向他陪礼道歉才是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好吧小嘿 当前离线
初级会员

查看:3672 | 回复:0

关于我们  |   投诉受理  |   联系我们  |   Archiver  |  
免责声明:邳州信息网所有言论只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Copyright © 2009-2020 pzxxw.com 版权所有:邳州金银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苏公网安备 3203820200040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