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搜索

房亭河风云第十八回:闫集村伪保长反正 许伯言王庄村建功|王以太

[复制链接]
海洋摄影 发表于 2021-7-18 19: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洋摄影
2021-7-18 19:27:52 3040 0 看全部
?



随着我边区根据地反“扫荡”不断取得新的胜利,更加鼓舞了王庄村人民的抗战积极性,在我党“加强边区、积极开展对敌占区伪军工作”号召鼓舞下,王庄人民迅速积极行动起来,一面加强民兵训练,制定各种不同情况下对敌斗争的作战方案,时刻准备好与敌人开展坚决斗争,保护好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与此同时,继续开展对日伪汉奸的分化瓦解工作,把重点放在策反伪军工作上,争取伪军投诚反正,这样不仅打击了敌人,也能扩充我武装队伍,此消被长、事半功倍,而且成功的概率也较大。于是王庄人民动员起来,利用各种社会关系——同乡、同学、亲戚、朋友、相识、故旧等,给他们讲道理、讲政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经过一段时间的不懈努力,收到了比较好的效果……。
闫集村是个小集市,每月农历二、七、四、九逢集,虽没有完整的街道,但每逢集日,周围赶集的人仍烽涌而至,在村子的里里外外、房前屋后、汪边路旁,随行就市地摆满了各种土特农产品,青菜萝卜、豆腐豆芽、鸡鱼肉蛋、织袜子的、卖白布的、玩把戏的、唱大鼓的,十分热闹,牲口市里,更是牛喊驴叫猪羊跑……,买卖兴隆、财原茂盛……,但在这表面的”繁荣”后面,不幸的是,闫集街上却有一害,那就是街东头靠路边驻有一队伪军,那是八义集日伪据点派出的一个武装点,是鬼子汉奸的耳目和爪牙,他们常年地监视、骚挠我边区,镇压抗日群众,鱼肉百姓乡民,特别是逢集日,这邦伪军更像是一群散兵游勇,在街上欺行霸市,想吃什么要什么,到街上手到擒来,谁敢反抗!没有人敢说个“不”字,弄得民怨四起、哀声载道,敢怒不敢言,成了闫集街上的一害,也是寄生在我边区眼皮下的一个毒瘤,不除不足以平民愤。怎么清除呢?针对具体敌情,边区党组织因敌制宜,制定了一个可行的行动方案……。
闫集的伪保长是个视财如命、贪得无厌的家伙,心地险恶、手段毒辣,被闫集村人民形象地称为“活阎王”;驻该村的伪军小队长丁如浩,是个稀毛秃,少的可怜的几根头发总也裹不住肥硕的脑袋,因此,背后人都叫他”丁秃子”。”丁秃子”不仅贪财,而且贪色,是个寻花问柳的能手,因此,背后人又叫他”二流子”。他所以如此张扬不检点,主要是手里有兵,谁也奈何不了他?况且又和”活阎王”村长是拜把兄弟,官兵合流、兵匪一家,山高皇帝远,闫集街就成了他们二人的家天下了。
为了打击这股敌人的嚣张气焰,拿下这群与人民为敌的二窝鬼子!我地下党反复研究,制定出了一套最佳法案: 先礼后兵!就是先用文的,实在突破不了,再用硬的——武力解决。
”活阎王”的大姑家在王庄村,过去他常去走亲戚,因此与王庄的不少人熟悉,地下党组织便决定从此处入手,做活”阎王”的工作,这任务交给了他大姑父——王庄民兵队的王队长,王队长对这个妻侄也不客气,单刀直入警告他:”不要贪得不厌了,你要好好看清形势,鬼子也快完蛋了,你今后怎么办?老婆孩子一大家怎么办?难道永远背个汉奸家属的名号”?一句家庭孩子的话触动了他的要害,心想如此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何况眼看鬼子大势已去,自己也要有个后路才行,如此一想,恼子清醒许多,态度渐渐软了下来,慢慢的心里有了悔意,但又顾虑自已犯下的罪孽,共产党能饶我吗?经过几次劝说,见有了初步效果,王队长夫妇便趋热打铁,又对其讲述了我党的统战政策,只要主动投诚过来,一概继往不纠,若能和你的伪军把兄弟丁”秃子”一起带过来反正,参加抗日武装,你不就为人民立功了吗?又开导说:”我们是亲戚,才这么劝你的,这是正道,我能害你吗”?他大姑也在一边敲边鼓打气。说得活”阎王”频频点头称是:”这我知道了,我回去和老二(把兄弟丁秃子)谈谈,做好他的工作,争取一起投过来”。
开始丁”秃子”也有顾虑,但架不住”活阎王”的现身说法,又听他介绍边区王庄这边如何如何好?当然闫集离王庄仅一湖之隔,也早有耳闻。丁“秃子”也很现实,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也考虑自已一家老小的未来,终于低下头来,下定决心,表示愿意和伪村长活“阎王”一起反正。
经过多次耐心细致地做工作,看看差不多了,为保险起见,王队长又以走亲戚为名,来到闫集会见伪军小头目”丁秃子”,再来一番政策见面、思想沟通,最后终于水到渠成,成功说服争取了闫集伪军和伪村长同时起义反正。 1942年7月初,为扩大政治影响,专门选在一个逢集的日子,我边区正式接受了闫集伪保长和驻闫集街伪军的投诚反正,使他们彻底脱离了八集伪据点,自此闫集村宣布解放。从而进一步巩固和扩大了我边区根据地,壮大了我边区武装力量。
闫集伪军投诚反正的消息传到八集据点后,像一棵炸弹投进了敌人的碉堡,鬼子汉奸们急急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伪区长刘友益、伪军大队长刘广斋、付队长杨树生这群铁杆汉奸们更是如丧老妣,似乎看到了末日的到来,但这群铁了心的汉奸卖国贼,却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因为他们已无退路可退,自从被睢宁七区人民赶出来后,他们已成了丧家之犬,而且反共反人民的本性也已深入骨髓,决心与人民为敌到底。所以,他们垂头丧气之余,仍决定挺而走险,实施报复。他们把仇恨记在共产党的账上,听说是王庄村的人策反了他们,于是,便把气撒在大王庄的身上,于是乎调兵遗将,气势汹汹地再次向边区根据地大王庄杀来。
? 山雨欲来风满楼,局势立即紧张起来。不过,汉奸们尚未动手,我边区已得到了敌人将要来袭的情报。边区党政不敢怠慢,立即运筹布署,严加防范,除赦令王庄村做好迎敌的准备外,同时急调邳南大队主力一部,迅速赶往王庄村支援。
邳南大队是以许伯言为司令员的我边区武装主力,许伯言,占城许党村人,部队驻地在八路镇香埠,鼎盛时期有7个连1000多人,经常为野战主力部队输送兵员,正常保持3个连的编制,开始时称邳睢铜独立大队,后改为邳雎大队,1944年至抗战胜利又改为邳睢总队。是一支能征善战的队伍,几年来。他们曾夜袭碾庄火车站、昼攻土山集、西援薛桥村、南助杨家楼、三打猫儿窝、长途袭击端掉八集北小圩子的一个伪军连等,战绩卓著,事绩登上过《拂晓报》,名扬边区内外。
1941年秋的一天,许伯言司令接到驰接王庄的命令后,当即亲率加强营从驻地八路镇香埠总部开拔,星夜向西急驰,越土山、过薛集,拂晓赶到大、小王庄,立即熟悉地形,沿王庄村北一线布防,构筑工事,严阵以待。
次日,八集日伪军果然从据点里爬了出来,40名鬼子率伪军200余人浩浩荡荡,沿着一手禅河,穿过单桥、李桥,耀武扬威地向王庄杀来,气势汹汹志在必得,认为凭借着自已强大的兵力,且兵出突然,会一举击垮王庄的民兵队伍的,甚至幻想着能把已经投诚反正的部分伪军再拉回去……。那知当敌人大摇大摆将要接近大王庄村圩河时,就被一阵阵密集的排抢火力顶了回去,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丢下几具尸体窜了回去。稍后再次调整兵力组织进攻。许司令怕群众遭受损失,即率领一个营的兵力,在庄外就地组织防御,圩西、庄北都成了交火的战场,枪砲声阵阵、喊杀声连连,战至中午时分,敌人显出颓势,遂收兵在房亭河一线,意在整兵再战。我部也趁机调整布署,此时,群众自发给部队送去煎饼、菜肴等汤食,包扎救治伤员。从早上8点一直打到下午4点,连续击退了敌人在砲火掩护下的数次进攻。为了争取主动,许司令接下来改变战法,变被动防御为迂回包抄进攻,他抽出一个排的兵力,率武装民只兵100余人,从两边向敌人包围过去,拟两翼合拢房亭河一线,对敌形成包围,造成闭门打狗之势,继而围歼敌人。敌人也有招数,见数百兵丁久攻不下一个大王庄,已知气候难成了,眼见天色已晚,又发现我部向其后方迂回,恐再有闪失,便鸣锣收兵,无可奈何仓惶地向八义集伪据点老巢回窜。
此战一举打垮了40多鬼子带领200多伪军对王庄的进攻,敌人伤亡30余人。
稍后,临近冬天的时候,天气寒冷,该部又在八集南小石家和敌人打了3仗,迫使敌人缩回八集据点,巩固了邳南抗日根据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海洋摄影 当前离线
初级会员

查看:3040 | 回复:0

关于我们  |   投诉受理  |   联系我们  |   Archiver  |  
免责声明:邳州信息网所有言论只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Copyright © 2009-2020 pzxxw.com 版权所有:邳州金银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苏公网安备 3203820200040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